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恐怖片的魅力在于,明明知道畫面上的厲鬼冤魂、行尸走肉、殘肢斷臂統統都是假的,卻依然可以讓你看的手心出汗,大氣不敢喘一下;更有甚者,在一段時間內甚至留下了心理陰影。換一個角度,從制作層面來看,就會發現恐怖片很大程度上說是一門技術活。全面分析,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化妝】“讓觀眾產生錯覺的真實”作為恐怖片中最直接、最具沖擊力的、最能讓觀眾心里膈應身上起雞皮疙瘩的,就要數各種慘不忍睹的面容或傷口。筆者以為,之所以同類型影片歐美日韓要領銜國內,出色的化妝技術功不可沒,那種足以亂真的真實度,可以引起人生理上的應激反應,這也就達到了恐怖片的至高境界:產生錯覺的真實。

全面分析,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業內資深化妝師表示,臉上傷痕的化妝要求是比較高的,僅一個頭部要分額頭、臉頰、下巴、鼻子和脖子五個部分,每個部分的要求都不同,而基礎材料都是硅膠,但是做傷痕的硅膠要非常非常薄,盡量像皮膚一樣,然后化妝師便要在這層薄薄的硅膠上施展自己的本領。為了達到逼真的效果,化妝師會用各種顏料筆在記者臉上不斷上色,從外圍的淤青到最中心潰敗的血肉,一共上了十幾遍,一塊拇指大的抓傷,耗時長達半小時。如果碰到大面積的傷痕妝,化妝師們基本上是從天亮站到天黑,一刻不停地在化。

全面分析,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全面分析,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道具】“硅膠不可少,生活中取材料”在恐怖/血腥片中,最常見的就是四分五裂的軀體了,這也是作為恐怖片來說最基礎的東西,若是這些都無法以假亂真,那么票房慘敗是一定的了。所以對于特效化妝師來說,制造殘肢斷臂、橫尸遍野的效果,也就是他們的“基本功”了。全面分析,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據業內人士介紹,電影中的諸如“割喉”等鏡頭,都是依靠硅膠+人工血漿來完成的,比如割喉的鏡頭,通過事先在演員脖子上貼上一層薄薄的硅膠皮膚,然后里面藏有許多血漿導管,當鏡頭需要時,戲中演員用刀劃破硅膠皮膚,工作人員同時操作,將血漿通過導管擠出來,就會形成噴血的效果。

 

挖心、撕頭皮的戲份也是如法炮制,拍攝的時候演員需要做的只是猙獰痛苦的面部表情,剩下的全部交給硅膠假體、工作人員和后期的剪輯師了。
全面分析,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血漿=色素+蜂蜜?,嘔吐物=土豆泥+綠豆湯制作假血漿對于恐怖片道具師來說,算是“代代相傳“的手藝了。據介紹,現在制作假血漿的主要原料是色素、蜂蜜、水或者酒精,其中蜂蜜負責調解粘稠度,讓假血漿看起來更真實。如果在冬天拍攝,就要用上酒精,避免假血漿凝結過快。此外,制造血漿還有許多細節,還需要有綠色、藍色和黃色等色素,而這些色素的用途,就是讓血液更加逼真,血漿的顏色其實也有講究的,因為血離開人身體后,顏色是會發生變化的,而上述這些色素,就可以起到調節血液顏色的作用。

全面分析,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機械裝置也是必不可少的,雖然現代很多電影有很多CG元素,但是傳統的機械制作仍然占據了很大的比重。

 

【場景】“墓地野墳?死過人的屋子都得去“恐怖片的拍攝場地,除了荒郊野嶺,老宅、墓地等,一些具有詭異氣息的地方也是拍恐怖片的必備場所,《咒絲》選用的主要拍攝場地,其實就是老舊的化工廠和深夜的地鐵站。

全面分析,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生活場景其實更嚇人其實,相比于荒郊野外拍攝的場景,日常的生活場景也是恐怖片中非常重要,甚至是更加恐怖的環境——因為就發生在我們身邊。如《午夜兇鈴》中,安靜的房間中突然響起的電話聲;《咒怨》中,伽椰子從樓梯轉角處蠕動爬下……實際上,電話鈴聲、樓梯、浴室、鏡子……這類常見得不能再常見的地方,只是被導演巧用靜與動、人少與多對比的方法,配以音效、燈光和布景,容易讓人產生“帶入感”,才營造出了心靈上的恐懼感覺。
全面分析,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音樂】“恐怖片之魂”把音樂稱作是“恐怖片”之魂,其實也一點也不為過,只要你也有過相同的做法,就會明白:無論是電影還是電腦游戲,只要把聲音關掉,那么恐怖緊張的感覺就會大大減少,甚至可以減少到完全不覺得恐怖,這就是音樂的作用。
而音樂之所以可以帶給人很強的恐怖感,是因為音樂的本質是通過不同頻率不同波形發散出來的介質,而作為機體我們自身也有著特定的頻率,所以從生理上講音樂可以帶給我們更直接的感官體驗。大提琴可以制造低沉抑郁的氣氛以大提琴為例,大提琴音色較為低沉,容易給人一種壓抑緊張的感覺,因此常以大提琴的聲音作為事件的序幕,而大提琴哀凄的音色更能表現出恐怖片想傳達的“死亡”主題。重金屬讓人焦躁不安金屬樂隊使用的電子合成器也能制作出恐怖的音效,金屬樂的風格偏向于狂吼咆哮、詭異嚇人、死亡仇恨等,電子合成樂器則可做出尖銳的鳴聲,藉由忽大忽小的音量、忽快忽慢的音速,給人一種受壓迫、急躁不安的感覺,容易引導觀眾進入片中營造的恐怖氛圍。此類型的音樂雖然粗簡卻相當駭人,例如《恐怖蠟像館》的配樂,其中便有以金屬樂隊方式呈現的音效,忽大忽小的音量常引起觀眾的陣陣驚嚇。叫“水琴”的配樂神器除傳統樂器外,為恐怖片制造音效的,還有一種名為水琴(waterphone)的神器,相信不少恐怖片擁躉者都在網上看過這個神奇的視頻。“水琴”的造型非常奇怪,主要部件是一個不銹鋼諧振器“碗”與一個圓柱形“脖子”,包含小量的水和數十根長短不一的黃銅標尺,還配有一根類似棒棒糖一樣的敲擊棍,但是演奏起來,就會出現各種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但是,這個“神器”的制作權被發明者壟斷,也就是說只有他本人才能手工做這個樂器,別人不得仿冒,全球限量訂做,一把起價1000美元,還不包括附件。 當然,并不是所有恐怖片的音效都是這么高端大氣,女鬼的笑聲、歌聲、半夜貓叫、烏鴉叫、敲門聲、血濺出來的聲音……這些都是鬼片里必不可少的因素,而它們大多是“擬聲音效”,由擬聲師在特定的環境下人工合成的。在擬聲師手中,電影中的任何聲音,都能用再普通不過的物件模擬出來:用木塊捶打沙土模仿馬蹄聲,用鐵板模仿雷擊聲,甚至用芹菜抽打皮墊模仿出眾人扭打的撞擊聲。
【演員】“鬼”外形很重要鬼作為恐怖片中的靈魂,尤其是女鬼,對外形的要求很高,要消瘦,絕不能胖,眼睛要大,所以卸妝后的“女鬼”基本都是大美妞。

全面分析,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恐怖片對演員的體力和精力也是一大考驗,拍恐怖片時更加需要全神貫注,兩場戲下來,很多演員就是全身大汗。拍別的戲,都是正常交流,蠻輕松的,但是恐怖片不行。片中,經常需要靠演員的神態表情去表現恐怖的氣氛,這要比普通戲更耗費精力。
全面分析,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恐怖片之所以讓人害怕,是把我們平時臆想出來的東西“真實”的展現在我們面前,于是就讓我們的臆想更加有跡可循。

 

0 條回復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